艺术品中的历史:白宫最著名油画背后的雪夜激战

  这幅名为《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》的作品,是德国画家洛伊茨在1851年创作的。其原版被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,另有一幅复制品被放置在白宫西厢供人赏鉴。这幅画描写的是1776到1781年北美独立战争中的一场经典战役--特伦顿战役。

  在独立战争的前期,作为“美独”一方主力的大陆军,吃过不少败仗。其中最接近彻底失败的一次,就是在华盛顿堡攻防战之后。战役中,英军抓住华盛顿分兵的错误,全力猛攻大陆军的要塞华盛顿堡。最后迫3000名美军弃械投降。

  紧急撤退的华盛顿,身边只剩下3500人。虽然大陆军另一主要将领查尔斯•李手,下还有7000人,但拒不服从华盛顿号令。

  更糟糕的是,由志愿者组成的军队在战败后斗志全无。2000名服役期满的民兵,拒绝延长服役期限而自行离开。当英军占领距离革命基地费城只有一天路程的特伦顿市时,华盛顿已经没有足够的兵力来阻止英国人渡河进攻。

  这算是独立战争中最危险的时刻。英军只要发动一次果敢进攻,就可能将大陆军和费城一举拿下。但北美英军总司令威廉•何奥爵士,却认为屡次惨败后的大陆军已不足为虑,不久将自行解散。于是英军留一部在特拉华河畔镇守,主要将领均返回纽约过冬。

  英军的懈怠给绝境中的大陆军一丝生机。同时,英军驻扎的新泽西州也爆发了起义,当地民兵正在到处偷袭英军。

  此外,但查尔斯•李被英国人俘虏后,他的副手带领残兵和华盛顿会师,使大陆军的实力有所增强。再算上新泽西民众的支持,大陆军获得了充足的粮弹补给。华盛顿遂决定趁隆冬时节,对特拉华河对岸的英军展开一次出其不意的反击。

  1776年12月25日,大陆军兵分三路,准备渡过已经结冰的特拉华河,突袭特伦顿市的英国驻军。驻扎那里的是3个黑森雇佣兵团,这些德国人以工资低廉和勇猛善战出名。但黑森兵在北美表现和在德意志本土一样胡作非为,使当地人民极为反感。新泽西的民兵一有机会,就逮住黑森的散兵游勇猛打一番。

  特伦顿的黑森兵因此风声鹤唳,在巡逻时加倍警戒。但他们万万没想到,大陆军的主力会在酷寒的天气里大举来袭。

  25日上午,大陆军准备好了食物、弹药、毛毯等一切应用物资,并制定了夜间行军的通讯的口号定:不胜即死!

  但天公不作美,入夜后大风、大雨、冰雹、飞雪便接踵而至,几乎令军队难以渡河。大陆军为突袭特伦顿准备了三路兵马,其中两路人数较少的偏师都被猛烈的风雪阻挡。只有华盛顿率领的2400精兵,在对岸民兵提供的渡船协助下勉强过了河。

  出乎大陆军的意料,由于英军在白天的治安严防,特伦顿附近的商人和居民选择在雪夜出来活动。进军路线上到处都是做生意和商人和农民、探亲访友的市民。大陆军不但轻而易举获得了向导,还吃上了热饭。全军得以在天亮之前赶到特伦顿市。

  当夜的风雪也麻痹了黑森雇佣兵。当大陆军在特伦顿市边缘发动攻击时,在附近警戒的黑森兵只能落荒而逃。但训练有素的黑森人在几分钟内就完成了集结,并在街道上列队迎击大陆军。华盛顿亲自率领大陆军先锋向黑森兵逼近。利用大陆军占据人数优势,迅速对市中心的黑森兵形成了包围,迫使他们不得不撤向北面的制高点据守。

  由于英军指挥官获得了错误情报,深信自己后路已经被大陆军切断,遂将全部兵力在全市最高的制高点国王街。加上前一夜的雨雪,黑森兵的火枪大多受潮失灵。大陆军却武器完好,炮兵火力也很猛烈。双方经过短暂交锋,黑森兵即向城市东北角溃退。

  大陆军占领制高点后,立即派遣分队四出堵截退却中的英军。但黑森兵在退到城东北苹果园后也稍加整顿,突然向市中心发起反击。但大陆军的步兵也对黑森兵展开了反冲锋,双方在市中心一度血肉相搏。最终黑森兵在大陆军三面火力夹击下退却,其指挥官在撤退时被大陆军的步枪手打死。大部分失去指挥的黑森士兵都逃回到苹果园,并且在大陆军四面包围下缴械投降。只有大约50名黑森兵不肯投降,冒险渡河逃回英军辖区。

  特伦顿之战的规模并不算大。英军麾下的黑森兵有22人战死和900人被俘。相对驻扎北美的英军规模,这不算是什么惨重的损失。但特伦顿奇袭却宣告了何奥爵士“北美叛乱已经接近尾声”的预言彻底破产。英军不得不挽留下即将卸任回国的威廉•康华利将军,并投入更多的兵力将战争持续下去。

  另一边,极度需要人民支持的大陆军,也用一场漂亮的进攻战唤起了北美民众的斗志。这一战后,报名参加大陆军的民众络绎不绝,也使得大陆会议坚定了一度动摇的独立决心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baumann-bau.com/telundun/188.html